郑崇华 节能要做对的选择
日期:13/3/18   来源:


核心提示: 郑崇华毕业于台湾成功大学电机系,1971年创立台达电子工业股份有限公司。创业至今,郑崇华带领台达成为全世界最大的交换式电源供应器制造商,也是各种通讯及光电零组件、网络组件、机电产品与视讯产品的重要制造商。2012年6月,郑崇华辞去董事长一职,出任荣誉董事长,但工作的“战线”却更加靠前。
大家现在称你“节能教父”,在创业初,你是如何发现“节能环保”这个契机的?
郑崇华
郑崇华:上世纪70年代后期,台湾经济成长很快,GDP以两位数增长。每年用电都要增加7%,像这样连续三年供电部门就吃不消了。因为事先没有准备好,之后就开始轮流停电。对于老百姓的生活和工业界,都是不能接受的,所以大家都在呼吁赶快盖电厂。但是我觉得,当时家庭里的器件和工厂里用的,以及整个电力公司的输电电缆效能都太低了。低到什么程度呢?我去测了,像电视最差的效率只有30%,比较好的接近50%。换句话说,就是100的能量进去,最后只剩下一半,其它都浪费掉变成热能。我去追究原因,电源供应器效率很低,假如改用开关电源,效率肯定会提高。所以当时我就去开发开关电源,从65%的效率一直做到今天,效能已经高过90%。如今,电源一直是台达的核心业务,直到今天。
从2002年到现在,台达一直保持着电源界“老大”的位置,创业40年,你能专注在“节能”这一领域的原因是什么?
郑崇华:我们很谨慎,要保持第一也不简单,必须要创新,所以即使到现在我们还是不断地想办法把效能提高。不仅仅在电源,所有的产品,像电机电子类都要用到电,所以我们去开发任何一个产品都很注意如何把效能做高。
在新能源方面,LED灯非常节省电,100W的钨丝灯,现在只要10W就可以得到同样的亮度。还有电梯,我们做了一个系统可以只用原先的一半电力。电梯要平衡地往上或往下走,后面都要挂了配重的铁锤,我们把铁锤拿掉,把电梯接到一个发电机上,这样的话在实际测量中,它上来用电,下来可以发电。假如电梯能坐很多人,电梯下来时可以发相当大的电,不仅仅不用系统的电能,反而是发电供给到系统。
除此之外,我们也做马达,我们现在做的无刷直流的马达效率是90%以上,在过去,工业上用的最多的感应式马达只有70%的效率,对比过去,这当中就有20%多的(能量)省下来。
另外,我们在很早以前就养成一种习惯,把销售额的5%-6%用在产品开发上,因为如果我们不花这个钱,后面的产品就会越来越落后,在市场上也会越来越被动。以前台湾制造是学习日本制造的,在70年代,日本制造业就是我们每个台湾做企业的人的梦想和目标。但是现在再看日本制造,我们觉得竞争力已经不那么强了。为什么呢?主要是产品过剩,生产得太多了。但还有一个原因是(他们)固守在原有的模式中,原有的产品中,没有创新。
在生活中,你是怎样践行环保理念的?
郑崇华:我的生活和你们一样,不见得做得比你们好,有些员工比我做得更好,当然我自己也会注意。我太太常说我为什么不关灯,其实我觉得不必关灯,是因为如果你采用只有十分之一(效能)的灯泡的话,那你应该赶快去换节能灯泡,赶快去改善你家里的设施。我要她把旧冰箱换成效率更好的冰箱,效率好的冰箱是旧冰箱效能的两到三倍,而用电量只有它的二分之一。实际上,科技的进步,对能源效率的提升,让很多东西都可以做得更为省电。所以我们要做对的选择,不必去斤斤计较。
我自己是台湾第一辆普锐斯汽车的拥有者,这种混合动力车驾驶起来很安静,非常环保。

 

友情链接

兴发娱乐注册送58